全國客戶服務熱線?
綿陽卓越環境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13890134885?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
【援非隨筆】 黃誼:我眼中塞拉利昂的有害生物防控局勢
來源: | 作者:zyhcfz | 發布時間: 2020-05-19 | 281 次瀏覽 | 分享到:

【援非隨筆】 黃誼:我眼中塞拉利昂的有害生物防控局勢

原創 黃誼 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 1周前

塞拉利昂位于非洲西海岸,總面積73,326平方公里。北部和東北部與幾內亞接壤,東部和東南部與利比里亞毗鄰,西部和南部瀕臨大西洋。屬熱帶海洋氣候,降雨充沛,常年高溫高濕。上世紀因血鉆聞名,近年又因埃博拉施虐再度聞名。該國歷史自新石器時代及以前以口述為主,有文字記載歷史200年。因為戰爭和疾病,這個國家的經濟一直徘徊在全球倒數前十,是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筆者有幸參加了2015年中國(湖南)第五批援塞抗埃博拉醫療隊及2018-2019后埃博拉時期中疾控援塞生物安全實驗室項目,主要從事病媒生物監測及防控工作。下面,就筆者在援塞期間接觸到的塞拉利昂有害生物情況談幾點體會。

01
塞拉利昂主要有害生物及危害


塞拉利昂有害生物種類繁多,由有害生物引起的危害也很嚴重。筆者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接觸到蚊、蠅、鼠、蟑、白蟻、臭蟲、蜱等眾多有害生物。

塞拉利昂全年均有按蚊生長和繁殖。據我們在其首都弗里敦的監測,市郊和居民區常年均有按蚊,旱季末密度會小些。醫院門診瘧疾陽性率最高時能達到40%以上。在塞拉利昂,瘧疾是重要傳染病之一,發病率一直居高不下。據塞衛生部數據,2018年報告2214661瘧疾病例,死亡1869人,其中5歲以下兒童1198例。每年的世界瘧疾日政府都會大力宣傳。很多國際組織也在關注瘧疾疫情。塞拉利昂有詳盡的2016-2020年瘧疾防控計劃,不得不說,塞本國、各國及各國際組織做了大量的工作:蚊蟲種類調查、瘧原蟲感染率、季節消長和對主要殺蟲劑的抗藥性等等。由于大量工作屬于援助項目,塞政府防瘧方案沒有持續性。

除瘧疾外,蚊蟲引起的疾病還有黃熱病,不過由于10年前發后國際緊急援助了一批疫苗,且我國出國人員會強制接種疫苗,至少中國在外人員很少感染黃熱病。其傳播媒介埃及伊蚊主要孳生在小型積水中,與國內白紋伊蚊孳生環境相似。

除了蚊傳疾病,鼠傳疾病也不容忽視,塞拉利昂臨近的西非三國均有拉沙熱疫情。就算在塞首都弗里敦,其居民區鼠患也很嚴重,賓館、辦公樓均不能幸免。一般住處防鼠設施稍有疏漏就能發現鼠類活動痕跡。

塞拉利昂盛產木材,除了鐵皮房,稍有錢的人家都會用木頭做房子。由于缺乏前期處理,白蟻危害很常見。隨處可見木頭家具或建筑物地下的鏟頭堆沙散白蟻糞便。

熱帶臭蟲侵害嚴重。塞方員工帶我們去過幾處他們的住宅區,墻上、床墊下均可見密密麻麻正在爬行的臭蟲。

塞拉利昂不吃狗肉,野狗到處都是,幾乎每條狗身上都能發現蜱蟲,有時在門框上也能見到吸過血的蜱蟲及產的卵。

至于蒼蠅和蟑螂,一個孳生在垃圾處,一個喜濕熱的氣候,符合塞拉利昂的衛生條件和氣候,都是遍地可見。


02

有害生物危害原因分析


塞拉利昂屬熱帶海洋氣候,全年高溫高濕,為有害生物孳生提供了有利的氣候條件。

下水道管網等市政建設的基礎設施幾乎為零。農貿市場均是小攤小販聚集而成,無任何防鼠設施和防蠅設施。

政府號召力不強,內戰后塞拉利昂經濟一蹶不振,加上政權更迭、貪污腐化事件層出不窮,政策不能連貫執行。塞拉利昂每月第一個周六上午是清潔日,類似于我國的愛國衛生運動,要求所有民眾均需在家打掃衛生,執行力度非常大,基本上街上看不到行人,有警察在街上巡邏,勸阻民眾回家。但這種打掃衛生并沒有進一步的具體細則,對居民衛生習慣的形成沒有有效推動。




03

有害生物防制公司介入防控的需求與挑戰




僅從瘧疾來說,塞拉利昂對有害生物防制的需求就是毋庸置疑的。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貧民百姓,對瘧疾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目前我國很多政府行政人員、援塞機構、駐塞企業等,在塞均存在感染瘧疾的風險。從業務上來說,有效控制有害生物,是塞的迫切需要。

當然,塞拉利昂是典型的非洲國家,存在很多非洲創業的通病,若是有有害生物防制公司對到塞國“開疆辟土”有興趣的話,在進駐前,有以下建議:

首先需要了解清楚相關的法律法規及塞拉利昂因經濟局限導致的配套局限。塞勞動力便宜,但文盲率高,依從性不好,培訓從業人員需要花費時間和心力。

二是農藥運輸問題,塞拉利昂沒有農藥生產廠,市面上僅能購買到敵敵畏乳油一種殺蟲劑劑型,其他殺蟲劑入塞需考慮運輸和準入的問題。

三是配套設施,當地僅能購買到劣質的背負式常量噴霧器,如果從國內攜帶器械,也需考慮零件更換,公司在攜帶器械時應優先考慮沒有或基本不需要售后服務的器械。同時,潮濕的天氣,操作人員不熟練,汽(柴)油質量達不到要求,也會使器械的損耗比國內大。

四是公司需要有懂得相關法律的人員或聘請當地人員。塞拉利昂1961年獨立前屬英殖民地,獨立后是英聯邦成員國,大量的法律都參照英國。塞拉利昂大部分民眾信奉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社會交往有很多遵循相應教義,因此,公司的行為規范也要符合當地的風俗習慣。

五是要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特別是當地孳生環境,制定出符合實際的技術方案。

最后,最要擔心的是政治局勢,利率變化,當局政府和民眾是反華還是親華排外等。

  隨著我國“一帶一路”的逐步推進,中國與非洲關系越來越多元化,特別是2018年9月在北京召開的中非合作論壇,使中非關系越來越受到重視。中塞合作前景廣泛,大到以中國經驗影響塞政府施政綱領,小到從塞政府亟待解決的飲用水衛生、公共衛生領域等改善民生的主導方向中尋找合作機會。塞拉利昂有害生物及由此引起的疾病繁多,對群眾的危害也非常大,但沒有有害生物防制公司進駐,這對我國的有害生物企業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這是我個人的一點思考,供大家參考。


作者:黃誼,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本文源于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期刊

《中國有害生物防制》4月刊



聯系我們





    

    

   綿陽卓越環境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咨詢熱線:13890134885

               13908119973

公司電話:0816-2883355

咨詢QQ: 1145781750

企業郵箱:1145781750@qq.com

公司地址:綿陽市涪城區東方國際2棟303號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 怡彩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 湖北快3跨度分布 三分彩五星定位胆 MG水果大战游戏说明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号表 北京赛车pk10技巧公式之6 吉林老快3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新西兰5分彩开奖查询 内部透码图纸 甘肃11选5开奖 绝地求生香港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 一分赛车图片大全 bg娱乐棋牌 七乐彩走势图大中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