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客戶服務熱線?
綿陽卓越環境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13890134885?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
徐建國院士:在所有傳染病中,控制鼠疫是最艱苦的
來源: | 作者:zyhcfz | 發布時間: 2020-09-21 | 121 次瀏覽 | 分享到:

徐建國院士:在所有傳染病中,控制鼠疫是最艱苦的

新京報快訊(記者 張璐)2020年服貿會公共衛生論壇今天(9月6日)舉行,國內外專家學者圍繞“凝聚世界防疫智慧、共抗全球疾病威脅”進行主題演講。新冠病毒有哪些特性?疫情對公共衛生體系建設有哪些啟示?對此,新京報記者對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會長徐建國進行專訪。


徐建國在服貿會公共衛生論壇發表演講。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談新冠病毒新冠病毒傳播范圍之廣前所未有新京報:
此次疫情初期,你擔任國家衛健委“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組長,初步判定病原體是新型冠狀病毒。目前我們對新冠病毒特性有哪些新的認知?
徐建國:新冠是具有甲流流行特點的冠狀病毒。以前發現的冠狀病毒,沒有流行得這么厲害的。新冠病毒傳播速度之快、范圍之廣,在自然環境的生命力,前所未有。它在一些外界環境中和物品上存活的時間更長,傳播的場所很多,近距離特別容易傳播,所以要格外重視,不能大意。一般來說,新冠疫情在一個國家要經歷20-40多天的孵育期,30-50多天的高峰期,60多天的緩慢下降期。但國與國之間差異很大。考慮氣候、地理、文化、傳統等特點,以及防疫策略和執行程度的差異,發展趨勢難以準確預測,需要做遠期謀劃。
新京報:目前,很多疫苗已經進入三期臨床,對于疫苗未來的使用,你是如何看的?有些人擔心,未來如果病毒發生變異,目前研發的疫苗效果還能保證嗎?
徐建國:對于控制新冠疫情來說,疫苗是有力的武器,也是百姓的期待。目前我國有5條疫苗研發技術路線在同步開展,速度很快,水平也高。疫苗很重要的作用是阻斷疫情傳播,控制疫情規模,減少疫情對社會的影響。未來哪些人需要打疫苗,應全面考慮,統一規劃,科學合理,才能最大程度發揮疫苗的預防作用。譬如,人口密度較大、人員交往頻繁、傳播風險較大的地區,疫苗發揮的效果會更好。迄今為止沒有發生疫情或者確診人數非常少的地方,應該精準接種。病毒變異是正常的,科學家在密切監測病毒的變異。至于變異什么時候會影響到疫苗的保護效果,我們期待科學家的監測報告。現在沒有必要擔憂。
談疫情防控超大型城市應該有一個“小湯山”新京報:秋冬季是呼吸道傳染病高發的季節,如何防止流感和新冠肺炎交叉感染?要如何抓好疫情防控工作?
徐建國:如果往年不注意接種流感疫苗,今年要特別重視起來。打疫苗不僅是對自己的保護,更重要的意義是防止疾病在人群中傳播。把流感控制住了,也是對新冠疫情控制做出貢獻。我們就可以有更多的醫學資源用于新冠疫情防控。秋冬季節要加強新冠監測力量。要基于監測結果,指導防控。要特別重視對無癥狀感染者的監測。另外,我們需要認真落實國家的要求,大幅度提高新冠病毒的檢測能力。全國檢測新冠病毒的能力,應該至少達到每天100萬人份,或者更高。要有相當規模的機動檢測力量,能夠隨時派到急需的地方。大規模檢測,是控制新冠疫情的必要手段,是發現傳染源的利器,是迄今為止唯一能夠做到早發現、為控制傳播爭取時間的技術手段。
新京報: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公共衛生體系建設有哪些啟示?
徐建國:國家對公共衛生、對重大傳染疾病研究的支持和投入應該是長久的。目前,預防醫學專業畢業生報酬較低,崗位缺乏吸引力,疾控人才流失,這種情況應該得到改觀。
新京報:特大城市人員密度大、流動頻繁,在傳染病防控方面有何建議?
徐建國:目前,感染科醫生待遇比較低,這里風險高,平時病人相對少。像北京這樣的超大型城市應該有一個“小湯山”,要做好應急儲備。超大型城市的公共衛生應急,特別是傳染病應急響應要做好。生物安全實驗室等建設需要特別重視,特別要加強病原學研究的力量。
談病原學研究未知病毒研究我國居于世界前列新京報:你從事傳染病防控工作40多年,完成多起新發突發傳染病疫情的病原學調查。在此過程中,你印象最深的是哪次?
徐建國:1999年的那次。當時,江蘇省徐州市出現了一些先腹瀉、后發生急性腎功能衰竭的病人。由于病原無法確定,死亡人數增加到170多人。這應該是SARS之前最重要的一次突發傳染病事件。剛好我在美國就是學這個的,回國后自己的實驗室也是做這個的,所以很快判斷是一起大腸桿菌O157:H7引發的疫情。
新京報:做病原學調查,你和同事平時的工作狀態是什么樣的?
徐建國:有應急任務時工作比較緊張,比如為了確保“大災之后無大疫”,我們有個救災隊常常要在地震之后奔赴現場,開展衛生防疫,保證水和食品的安全。災區條件非常艱苦,在汶川地震初期一段時間,由于交通中斷,現場防疫隊伍基本是與世隔絕的狀態。在所有傳染病中,控制鼠疫是最艱苦的。在玉樹地震后,我們到達現場防鼠疫,由于高原反應,喘氣和走路都困難,手里連相機都拿不動。我看到鼠防隊員在控制旱獺密度時,在一條小溪附近搭帳篷,住在那里,往附近的旱獺洞和老鼠洞中放藥,觀察效果。他們非常艱苦,待遇很低。2010年,玉樹發生地震。由于震區屬于青藏高原喜馬拉雅旱獺鼠疫自然疫源地,一些國外專家認為,中國可能會發生鼠疫。地震將當地的檢測實驗室也摧毀了。為了防控鼠疫,我們帶著移動P3實驗室第一次上了青藏高原,開展鼠疫菌監測工作。從那時起,我們就發現可研究青藏高原野生動物微生物的重要意義。
新京報:目前,我國傳染病防治體系在病原學研究方面處于什么樣的水平?
徐建國:對于突發性大規模傳染病而言,找出病原體至關重要。我國傳染病防治科技重大專項實施以來,已初步建立72小時內篩查300種已知病原體的檢測能力。三天完成300種檢測,150種病毒、150種細菌。同時,我們也布局了發現新的病原體的研究。SARS以后,入侵我國的新發傳染病,基本上3天就把病原體明確了。我國發現新病原體的能力大大提高。SARS時期,確定病原體用了三四個月,這次不到十天就完成了。這次新冠疫情發生后,中國疾控中心、中國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等多家實驗室,做出了重要貢獻。具有發現新病原能力的實驗室不止一家,整體水平提高了。在未知病毒的研究方面,我國居于世界前列。
談個人工作未來希望培養疾病預測人才新京報:今年8月19日是第三個“中國醫師節”,你被中宣部和國家衛健委授予“最美醫生”稱號。你有何感受?對于年輕的醫生,你有何建議和期許?
徐建國:我做過很多起傳染病事件的病原學調查。SARS之前,一些內容是保密的,不允許發表,所以很多工作是默默完成的。我是疾控系統中得到這項榮譽的第一人,這對我們疾控人也是一種認可和激勵,今后更要好好工作。目前,傳染病的理論和知識在發生變化,國家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也希望年輕人能扎扎實實做好工作。不管多辛苦多艱難,都不要退卻。
新京報:南開大學成立公共衛生與健康研究院,你出任首任院長。研究院發展未來是如何考慮的?
徐建國:我們希望利用南開大學綜合性院校多學科的優勢,探索和發展新的理論、策略,為培養高水平的公共衛生人才做點貢獻。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傳染病理論、策略、技術、方法等,已經在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我們應該引領這個趨勢。我們應該重視傳染病疫情的預測研究。綜合性大學有優勢。今后,對傳染病疫情的預測應該成為常規的。開始可能不太準確,要逐步提高準確性,服務于社會大眾。這也是科學和社會的進步,就像現在的天氣預報一樣。我們希望動員全國公共衛生領域的力量,重新定義公共衛生的內涵,開闊視野,面向社會,面向未來,主動防疫,為確保國家傳染病安全,做點貢獻。新京報記者 張璐 協作記者 李木易編輯 白爽 校對 趙琳來源:新京報本文轉自新京報,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聯系我們





    

    

   綿陽卓越環境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咨詢熱線:13890134885

               13908119973

公司電話:0816-2883355

咨詢QQ: 1145781750

企業郵箱:1145781750@qq.com

公司地址:綿陽市涪城區東方國際2棟303號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 真人百家乐筹码 亿客隆 竞彩胜平负足球比分 og视讯新法万 体彩快乐10分钟 vr赛车游戏排行 mg真人平台娱乐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039 ab真人平台 青海快三走势图带线图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 ag和og哪个真实一点 6场半全场合买 安徽11选5网上购买火车票 广西快乐双彩奖池 极速快乐十分是官方